焦糖黑水

早啊 地球 来抱抱

有意思

我坐在跑车里

痛彻心扉的羞耻比可怕而空洞的虚无要好很多

我不明白
听曾轶可的歌就很想哭

胖的人看什么都轻

我一紧张就脸红 一害羞就脸红 情绪的波动总是被仗义的贴在脸上 医生说你的皮肤太敏感了

在遥远的方向上越来越感受到母校磁场的强大

沉默是可以用耳朵听到的 这我知道